佛学百科

广告

如何理解信仰与敬畏?

2010-12-24 22:43:33 本文行家:朴至

对生命的敬畏其实也可视为信仰。与其推广信仰虚无缥缈的神,不如让更多人对生命保持敬畏之心,信仰并非必须以宗教的形式,学会信仰“敬畏生命”做一个好人更为有意义。谈我个人对宗教看法的文章。

信仰
信仰

       曾有朋友问我,信仰什么?我当时没多想地说,自由。我不信仰任何宗教,唯有对自由的追求可视为毕生的信仰。时常会看到有人批判中国人的信仰危机,他们的理由是中国人信教的比例在总人口中太少,因而做事毫无畏忌、为所欲为。不能简单理解信仰只是宗教信仰,与信仰相比,我更看重敬畏。

       在我所长大的小镇边上,有一座破旧不堪的二郎庙。这座佛道杂陈,土塑神像的小庙,是小镇上宗教信徒的祈拜之地。庙前小河横流,对岸公路遥望。幼时常与伙伴到此游玩,钓鱼、嬉水、采蘑菇,也学着大人的模样随便摆上贡品进庙拜佛。每逢观音会之类的宗教节日,镇上的信徒(大多为妇女)都会到小庙吃斋饭,为家人祈福。母亲每年都会去,高中那些年她求佛保佑我考上重点大学,如今上了大学她祈祷我能找到好的工作,似乎此生母亲都在不断为我祈求神明。和许多人一样,母亲也分不清小庙中供奉的神像到底是佛教还是道教,在中国底层民众心中,佛道其实已经融为一体,他们无心去关注玉皇大帝和观音菩萨的区别,诸神一起供奉,所以已经无法区分他们到底是佛教徒还是道教徒。

       说中国人没有信仰的,是以西方的普遍性基督教信仰尺度来衡量。曾有人出国后填写表格,在宗教信仰一栏犯难,他不信佛教、道教也不信基督教,而旁边的人告诉他,在西方人严重,没有宗教信仰是可耻的,于是他填下了“儒教”二字。
       近代外国人的中国游记,大多出自传教士之手,少数是为外交官所写,而这些外交官也大多是不折不扣的基督徒。他们的游记无不关注中国人的宗教信仰问题。例如,美国人明恩溥(1845—1932)的《中国的乡村生活》便在书尾直陈,基督教能为中国做些什么?他认为,基督教能更好的关怀中国人,将唤起中国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同情心,将向中国父母展示如何管教孩子,将变革中国的教育制度,也将改变中国人的人际关系。甚至也认为基督教将授予中国人真正的爱国主义精神,在他看来,中国人非常不关心自己的国家命运。总而言之,西方传教士是以基督教作为道德输出的工具,力图向他们认为的落后地区展示不仅是技术也包括道德上的优越性。
       而西方的这种道德输出,与中国自身的民族融合又何其相似?在中国,所谓民族融合也就是汉民族不断同化其它少数民族的过程,虽然其它少数民族也对汉民族有细微影响,但如突厥、党项、契丹、女真无不被融合同化导致自身民族文化乃至民族本身的消失。虽然不能臆断西方传教士也是想借基督教“同化”中国人,但至少能肯定他们非常乐意见到中国人按照西方的方式活着。
       传统中国建立在以儒家为主导,三教九流杂陈的基础上,与周围地区的交流中一直处于优越地位,而当西方传教士试图以基督教引导中国人的生活,所遇阻力之大可想而知。近代中国教案频发,教会与民众的冲突随处可见,同为外来宗教,基督教为何不能像佛教那样彻底融入中国?佛教从传入起并未试图引导中国人的生活,它不像后来的基督教肩负着向中国输出西方道德观念的使命。由于先存的优越感,基督教不能像佛教那样放低身段在中国传播,佛教融入了中国,而基督教是想让中国融入西方。

       信仰宗教与否,并不能简单视为出世与入世的选择,对佛教而言尤为明显。佛教中有像太虚大师之类身为出家人也积极入世者,佛教本身也分追求脱离凡世困扰的小乘佛教与讲求入世修行教化大众的大乘佛教,但在普罗大众心中并不区分大小乘佛教,出家边认为是脱离人世,佛教于是被视作摆脱人世苦恼的精神皈依。
北大才子柳智宇出家,尽管我不否认他有选择自我生活方式的权力,但这并不是值得宣扬提倡。一位数学高材生即将出国留学深造,若学成归国,对社会与国家的意义,又岂是如今端坐佛堂拨珠念经的佛门弟子可比?即使诸如弘一大师李叔同,出家之前也已尝尽人生百味,声名远扬,弘一大师对人世的意义并不因为遁入空门而减少,相反比作为艺术家、教育家的李叔同,更能教化世人。而柳智宇能成为下一个弘一大师吗?
       我的一位老师曾在课堂上说,当初他做关于李叔同的研究生论文时,到福建泉州等地的寺庙拜访李叔同弟子,一位女弟子竟然劝他出家,老师笑答,我不信佛,只研究佛教。在接到佛教小百科的编辑兼职时,有人也说,怀疑我是不是佛教徒。遇到过信佛的小师妹,她的博客上转载了许多佛教文章,也时常写到她每天如何坚持吃素以及时常放生。每个人对佛教的态度都不尽相同,我认为佛教对生命的怜悯与敬畏是即使不信佛也该领悟的。
       弘一法师在圆寂前,再三叮嘱弟子记得将他的遗体装龛时,在龛的四个脚下各垫上一碗,碗中装水,以免蚂蚁虫子爬上遗体,在火化时被无辜烧死。弘一法师对于生命深彻的怜悯与敬畏之心足以让人感动。
       初中教材上的那篇史怀哲的《敬畏生命》还有多少人记得?文章写到,如果我是一个有思维的生命,我必须以同等的敬畏来尊敬其他生命,而不仅仅限于自我小圈子,因为我明白:她深深地渴望圆满和发展的意愿,跟我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认为毁灭、妨碍、阻止生命是极其恶劣的。史怀哲这位“非洲圣人”,创立了“敬畏生命伦理学”。这种伦理学后来被誉为“标志西方道德进步的一个里程碑”。
       这又与佛教所讲“不杀生”何其相似?即使不信仰宗教,也应该保持对生命的敬畏。如果敬畏生命,还会出现有毒大米和问题奶粉吗?还会出现酒后驾驶和暴力拆迁吗?还会出现矿难频发、百姓跪访吗?还会出现虐待小动物视频和抛弃女婴现象吗?我们在批判这个社会虚假浮躁、怪象丛生,是否也想到济世良方?无论从何角度看待当下社会,狭义和广义上都可视为缺乏对生命敬畏的表现。
       虽然我不认同出家,但有时候也想,更多人成为居士并无不好。近代以来,印顺法师、太虚法师直至赵朴初居士,都曾阐述“人间佛教”之含义,提倡不依佛教形式、仪轨为依归,而是以佛教思想为本,强调佛教是“人”的宗教,学佛就是学做一个好人,“佛”是人的升华,人人都有平等成佛的机会。此意也即是心中有佛之悲怜,而无须剃发修行,学佛为学做人。
       对生命的敬畏是否也可视为信仰?与其推广信仰虚无缥缈的神,不如让更多人对生命保持敬畏之心,信仰并非必须以宗教的形式,学会信仰“敬畏生命”做一个好人更为有意义。
分享:
标签: 信仰 敬畏 宗教 | 收藏
参考资料:
[1] 原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a9833c0100nroh.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